盧德配

不可抗拒 五更(ooc,abo)

Axel 醒來,發現自己在一張不屬於自己的床上,周圍的環境也很陌生,旁邊的牆壁站著一個人。
「 終於醒了?」那人問。
Axel 嘗試從床上彈起來,但被那人用手把他按回床上。
「你……你是誰?」Axel 問,盡量保持冷靜。
「你不需要知道。」他答,Axel 從他身上嗅到橡木和起司的味道。
那人有著棕色的頭髮和湛藍的眼睛。Axel 打從心底覺得他很帥,但,他綁架自己來幹嘛?
「那……我在哪裡?」
「你從現在開始唯一可以自由走動的房間。」
「你當你自己是誰?嗯?你憑甚麼使喚我?」Axel 以挑釁的語氣問。
「我建議你注意一下你的言辭。」那人從床頭櫃的抽屜裏拿出一副手銬,威脅性地把它在Axel 眼前晃動。
Axel 馬上閉嘴。
那人笑了,他爬上床,把Axel 翻轉,反手銬著Axel 的雙手。Axel 因疼痛而大喊,但那人沒有理會,再次把Axel 反轉,手按住Axel 的胸膛,左腿借力跨過Axel的腰側。
「你……你冷靜下來,我……嗯…」Axel 突然覺得身體燃燒起來,那種感覺是……發燒?
那人似乎也察覺到Axel 有點異樣。「怎麼了?」
「我不太清楚……大概是……發燒?」Axel 無力地回答。
「發燒?」那人嗅到了一陣 Omega 信息素,比起在之前的鳳梨藍莓更豐富,這次還有芒果、百香果、香蕉等水果的香氣。
他得出一個結論:他眼前的Omega 發情了。
「你發情期什麼時候來?」那人問。
「你在說什麼?什麼是發情期?」Axel 以困惑的眼神看他。
「……」那人有點無言,連發情期也不知道的Omega ,難怪要被禁足了。
「那你以前有沒有發過高燒?」
「有,每個月都有」Axel 答。「你……你可以挪開你的身體嗎?好……好熱……」他問。
「不行。」
「求你了,好……好難受……」Axel 懇求。
「那麼,我就幫你解脫吧。」那人奸笑,手不老實地解開Axel 的皮帶扣,褲子和內褲並把它們丟掉。他脱了自己的褲子和內褲後,他做了讓Axel 難以啟齒的事情。
「 啊啊啊! 」Axel 尖叫。那人有點不耐煩,直接把床單撕開塞進Axel 的嘴巴。
Axel 直接哭了出來。

Sir Mardon 和 Sir Rory  正在邊境巡邏,突然間出現了一道光束。他們同時拔出佩劍,只見那道光「吐」出一個人。那人全身都穿上了紅色皮革,那人就這樣躺在地上,完全沒有動。
Sir Mardon 試探性地向前慢慢地走了幾步,那人慢慢抬頭,睜開眼睛,一看見他們就馬上跑,但跑不了多遠就被附近的Sir Scudder  撲倒在地上。
「放、放開!」Barry 大喊著,嘗試掙扎但也只是徒然。
「你是誰?來這裡有甚麼企圖?」Sir Scudder 質問。
「我不是……嗯……」Barry 身體抽搐了一下。空氣中濔漫着一陣Omega 信息素。
「該……該死的發情期……」Barry 暗罵。
Sir Scudder 馬上從Barry 身上挪開,他可不想一個無辜的Omega 被一個不負責的Alpha 標記。
Sir Mardon 看見Barry 好像沒法呼吸,便收回佩劍,伸手去拿開Barry 的面罩。三人同時倒吸一口凉氣-面前的人和Allen 殿下長得一模一樣。
「看來,你要跟我們走了。」Sir Rory 收回佩劍,冷冷地說。其餘二人默默地點頭。
「你……你們要幹嘛……」Barry 無力地說。
Sir Mardon 和Sir Scudder 抓住他的臂彎,把他帶走。
過了約三個小時,四個人抵達一個驛站,Sir Mardon 把Barry 的面罩給重新套上。他們把Barry 關押在其中一個囚室內,在關門前替已經昏睡的Barry 蓋上被子後離開。

【兩個小時後】
Barry 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一間牢房裡,
四周連窗戶也沒有,只有一扇鐵門。
「要是我仍然有神速力,我就可以逃走了。」Barry 心裡想。「但我又能逃去哪裡?Len 死了,我又不熟悉這裡,我還是個未曾被標記的Omega ,我……我現在應該怎麼辦啊,Len ……」
【Barry 想起第一次和Len 在床上,他以為會被Len 標記,但最後Len 以自己配不上做他的Alpha 為理由而沒有這樣做。】
想到這裡,Barry 忍受不了,嚎啕大哭。
【我永遠都只能是你的Omega ,Len 】
「你還好嗎?」Sir Scudder 問,他打開了牢房的門後走了進來,手拿着一盤食物。
「嗯。」Barry 點頭,他的眼眶通紅,眼淚在眼眶打轉。「你是誰?」
「你說謊的技巧糟透了。」Sir Scudder 說。他把盤子遞給Barry 。「你可以叫我Sir Scudder 。」Barry 也許是真的太餓了,他很快就把食物吃完。
「你介意我問你一個問題嗎?」Sir Scudder 在Barry 旁邊坐下。
「甚麼問題?」Barry 問他。
「你為什麼出現在這裡?你又是誰?」
「……」Barry 有點不知應否回答他,畢竟他和殺死Len 的幫兇長得一模一樣,但他又並不是同一個人,此事又與他無關,為難他又有什麼益處呢?
「我建議你還是配合我們比較好,其餘那兩個人可不會對你那麼客氣。」
「抱歉,但我……」Barry 雙手抱頭,哭了出來。「真……真的不想再……再提起……」
「那當你收拾好心情時再說吧,我-」當Sir Scudder 正準備離開時,Sir Mardon 走了進來,手上拿著腳鐐和手銬。
「你在幹嘛?」Sir Scudder 緊張地問。
「我們得盡快趕到皇宮和大臣們討論有關這人的處置方式,我們用囚車會比較快。」Sir Mardon 回答。
Sir Scudder 有點猶豫,但他最後還是點頭同意了。
Sir Mardon 在Barry 身上扣上手銬和腳鐐後架起Barry 往外推。Sir Scudder 馬上從地上拉起Barry ,帶他離開。
Sir Rory 已經在外面的囚車裡等了一段時間,他一看到Barry 就馬上把他推進籠子裏,鎖上鐵門,抓起囚車的馬鞭,往皇宮的方向前進,其餘二人則騎馬跟上。
【四個小時後】
一到達皇宮後,Sir Mardon 便和Sir Rory 一起去召集大臣們到會議廳,順便命令衛兵盡量令陛下遠離地牢-要是在審訊期間被他發現的話,他一定會氣死,到時候他們一定性命不保。
Sir Scudder 在打開鐵門後便押送Barry 到會議廳。
「待會兒你不要說話,要不然你下場會很慘。」Sir Scudder 緊張的說。
「我不會的。」Barry 回答。
他們走到一扇用純金打造的門前,門口的衛兵替他們把門打開。
會議廳裡擠滿了人,而且全部都是Alpha ,Barry 被信息素影響,顯得很不自在。
Sir Scudder 留意到Barry 的不自在,「放心,不會有問題的,他們全都有自己的Omega -雖然我不知道他們的Alpha 後裔對你有沒有興趣。」
「謝了。」Barry 笑了。
當Sir Mardon 掀起Barry 的面罩時,全部人
都停止了呼吸,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著Barry 。
「Sir Mardon  ,你們是如何找到這位入侵者的?」其中一位大臣問。
「在西方邊境的樹林,當我和Sir Rory 在巡邏時見到他從一道光束彈出。他看見我們時企圖逃跑,被附近的Sir Scudder 捕獲。」Sir Mardon 回答。
「他有沒有說明他來到這裡的原因?」
「沒有,他……似乎有點隱情。」Sir Scudder 回答。
「你們知道他想要隱瞞的事情嗎?」
「他拒絕回應Sir Scudder 的問題,因此我們無法得知。」Sir Mardon 回答。
「我認為有拷問的必要。」另外一位大臣說,在場的人都點頭同意。「那麼,請Sir Mardon 和Sir Rory 帶他到地牢接受拷問,Sir Scudder 則分散陛下的注意力。」
Sir Mardon 和Sir Rory 點頭,他們從Sir Scudder 手中接過Barry ,而Sir Scudder 則猶豫了一下後也點頭,和其餘三人一起離開了會議廳。

Barry 心裡十分害怕,他身旁的二人不像Sir Scudder 般温柔,尤其是當他們到達地牢後更明顯。
一進去,Sir Mardon 把他推倒在地上,把他身上的鐐銬解開後就在他的頭上套上黑布,雙手被拷在一面牆壁上,雙腳懸空,腳下還有一個火爐,散出的灼熱感今他很不自在。
「所以,你到底是誰?」Sir Mardon 拿起鞭子,狠狠地抽打Barry ,Barry 因疼痛而啜泣。「Barry Allen,Bartholomew Henry Allen 。 」Barry 只希望這場拷問快點結束。
「你為什麼來這裡?誰派你來的?有什麼目的?」
「我……我是被鏡像大師送到這裡的。」
「鏡像大師?他名字是什麼?」
「Samuel Scudder ,他-呃啊!」Barry 因一記凶狠的鞭打而尖叫。
「你竟敢說他的全名?」
「不是,他不是你們認識的Samuel Scudder ,他是無賴幫的一份子,他-呃啊啊啊!」
「夠了!你想作故事,隨便,但別汙辱Sir Scudder !現在,我再問一次,你為什麼來這裡?誰派你來的?有什麼目的?」Sir Mardon 再次狠狠地鞭打,Barry 的身體因猛烈的鞭笞而晃動。
「夠了,Mardon ,別再浪費力氣了。」Sir Rory 從Sir Mardon 手上接下鞭子,走到一個籠子面前,Barry 聽到了老鼠的叫聲。
「你……你們要幹嘛?」Barry 不安地問。
「Rory ,別用老鼠,上次有人被老鼠咬破了肚皮,腸子都掉了出來,那天我吐了一個晚上。」Sir Mardon 露出厭惡的眼神。
「那好吧,我們就慢慢等他受不了時再問他。」Sir Rory 回答。

Sir Scudder 在步入殿堂時的確想分散陛下的注意力,但他實在不忍心那和Allen 殿下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受盡折磨,於是他寫了一封信給陛下,說是有重犯在地牢的最深處,想陛下去地牢看看,亦希望陛下不要告訴任何人是他告發的。
Leonard Snart 看到的時候有點奇怪,Sir Scudder 為何寫這封信給他?不過他最後還是去了地牢。
「陛……陛下,你不能進去,呃!」一名衛兵在地牢入口嘗試阻止Leonard ,但打在牆壁上的冰塊讓他老實了。
Leonard 有點納悶,已經有三十多名衛兵嘗試阻止他接近地牢了,究竟裡頭有甚麼樣的人令衛兵們這樣着緊?但當他把門踢開後便明白了。
【現在】
「Barry ?」Leonard 不能相信自己眼睛所見。「你們做了甚麼?」Sir Mardon 和Sir Rory 一言不發。
「把他放了!」Sir Rory 和Sir Mardon 只能服從命令,慢慢把Barry 放下。Leonard 跪下,伸手去摸Barry 的臉。
「嗯……Len ?」Barry 慢慢地睜開眼睛,看到了 Leonard  的臉。
「你……你還活著……」Barry 哭了出來,伸出雙手去擁抱Leonard 。「太……太好了……」
Leonard 聽到後便知道了些事情,他慢慢地抱起Barry ,帶他離開。
「Sir Rory,Sir Mardon,請你們在明天中午於會議廳等候,我們有事要傾談一下。」Leonard 冷冷地說。二人顫抖了一下,倉卒地敬禮後馬上離開。
【好了,是時候知道有關這位跟他的Omega  長得一模一樣的人的事情。】Leonard 心想。
【不過,首先得幫他處理傷口。】
他抱住Barry 走到他的寢宮內,輕輕地放下後正打算拿一盤清水和一些布時,Barry 說話了。
「我……我在哪?」他問。
「你的家。」Leonard 笑著回答。他走出了寢宮。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