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德配

不可抗拒七更(ooo,abo)

「Sir Scudder ?」Leonard 在一扇門前敲門。
沒有穿盔甲的Sir Scudder 打開了門。「誰在-陛……陛下」正當他想要跪下來時,Leonard 制止了他。
「免了,我要你做一件事。」
「甚麼事,陛下?」
Leonard 用冰造了一條鞭子,狠狠地揮向Sir Scudder ,不一會兒Sir Scudder 全身佈滿鮮血。
「陛、陛下?您在幹什麼?」
「抱歉了,但我一定得這樣做。」Leonard 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Sir Scudder 瞪大了眼睛。
「可……可行嗎?」
「可行,但你得配合。」
「……好吧。」
【第二天】
一段時間後,Leonard 召集所有大臣去議事廳, 議事廳的中間有一層階梯 ,階梯上擺了一個王座 。Leonard 坐在上面,翹起了雙腳。
「陛下,您召集我們是為了……?」
「為了這個。」Leonard 從後抓住Sir Scudder, 向前把他丢了出去,他身體佈滿了鮮血。大臣們都嚇了一大跳。
「 一個小時前我在地牢發現了一個和Barry 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在接受Sir Mardon 和 Sir Rory 拷問。大家都很清楚,騎士只能在你們的認可下拷問任何人。那你們回答我,你們怎麼不向我稟報這件事?」
「 陛下您得知道 Allen 殿下已經死去了,不可能會有另外一個他, 那個人只不是一個冒牌貨-」
「所以你認為我會認同你們?」Leonard 露出了生氣的臉色。
「陛下,你不能感情用事-」
「你們給我閉嘴!四個月前你們不稟報Barry 失踨,結果他死了,我沒有怎樣為難你們了,這次你們也不打算稟報!?你們告訴我,你們為什麼有這樣的決定?!」
大臣們鴉雀無聲,這舉動激怒了Leonard ,他手砸爛了扶手,外面的衛兵都湧進議事廳。
「陛下?」
「按計劃做吧。」Leonard 歎了一口氣。
Leonard 一聲令下,衛兵們把大臣拖出議事廳。
「陛下饒命啊!」「 那你們告訴我,你們為什麼有這樣的決定? 」「我……我們……」
「拖出去!」
五秒內,衛兵把所有大臣全拖出去,往地牢的方向行走,結果就和Barry 所遭遇的一模一樣。
過了一段時間後,Sir Rory 和 Sir Mardon 膽顫心驚地進入議事廳,當他們看到Sir Scudder 在階梯上慘不忍睹的樣子時都嚇傻了。他們馬上單膝跪下,雙眼遠離Leonard 的視線 ?
「你們告訴我你們為什麼要審問Barry ?」
「陛下,是這樣的……我們想着用狠的方式 會讓那個人坦白,畢竟Allen 殿下已經死去了、不可能復活,所以我們才……」
「那這次我就算了,下次遇到同類事件必須馬上向我稟報聽見都沒有!」
「 遵命。」
「 現在你們去幫Sir Scudder 療傷,然後就去那個房間向Barry道歉吧。 」
「遵命。」
他們二人把受傷的Sir Scudder 慢慢抬起,帶回他的房間。包紮好傷口後,他們就到那個房間。才剛剛進入那個房間就嗅到濃烈的信息素。
「 殿下。」二人單膝跪下。
「 你們要做什麼?不要靠近我!」Barry 慌張地說。
「 殿下您無需慌張,是Sir Rory 和 Sir Mardon 。」
「 殿下?你們在說什麼?」
「 難道您忘了嗎?您可是陛下的Omega 啊。」
「 什麼?這個世界裏我已經是Len 的Omega 了?」
「不、不可能的……」Barry 不敢相信。
「殿下,我們對早前對您的行為深感抱歉,我們以後定必不會再做這件事情。」
「謝謝。我、我想問一下,這個世界的Barry Allen 被Len 標記了沒有?」
「標記?恕我們愚昧無知,殿下可否解釋一下?」Sir Mardon 問。
當Barry 告訴他們甚麼是標記時,他們都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他們馬上向Barry 敬禮後趕到議事廳。Leonard 剛好還未離開,Sir Mardon 馬上把Barry 說的一五一十地稟報。
「你……說的是真的?Barry 他真的這樣說?」
「不會有錯的,陛下,我可以作證。」Sir Rory 回答。
他們二人走後Leonard 回到Barry 所在的房間,Barry 因為發情期而滿臉通紅,被束縛着的雙手令他更擔心會否被Alpha 找上門。
「Len ?呃……別!」強烈的Alpha信息素讓Barry十分慌張。
【看來只有一個方法才可以證實Sir Mardon 所說是否屬實。】 Leonard 心想。

我終於更新了!!(感動中)

评论(2)

热度(8)